“托市”變“托底” 托市政策回歸初衷
發布日期:2019-07-17 字号:[ ]

截至目前,小麥主産區六省中已有皖蘇豫鄂魯五省相繼啟動托市收購預案。盡管托市範圍不斷擴大,但其對市場的帶動效應已明顯弱化,說明國家政策已由“托市”向“托底”轉變,往年夏收小麥市場“一托就漲”的現象已不複存在。

今年夏收以來,新小麥收購市場所呈現的運行态勢值得深思。各地小麥質量普遍較好,收購進度快于上年同期,主産區最低收購價預案啟動範圍也一再擴大,但小麥價格并沒有出現像往年那樣的上漲行情,相反,“高開低走”的特征表現得較為明顯。市場監測顯示,截至7月12日,國内普通小麥市場平均交易價格為2290元/噸,周環比下跌2元/噸,較6月初下跌81元/噸。

為緩解市場壓力,6月上中旬安徽江蘇兩省啟動小麥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進入7月份以來,河南湖北山東也相繼啟動預案,主産區六省已有五省啟動預案。

托市範圍擴大收購快于上年

安徽江蘇河南啟動小麥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之後,7月11日、14日湖北山東在符合條件的相關地區也分别啟動了預案。有消息稱,7月12日,河南預案啟動範圍進一步增加,安陽、鶴壁、新鄉、焦作、濟源、濮陽、三門峽等7市也加入托市行列,該省目前已有16個市啟動托市收購預案。

目前,主産區六省已有五省啟動了托市收購預案,僅河北尚未啟動。據了解,近期河北市場除了輪換企業、面粉加工企業收購外,其他入市收購主體較少,一些地區小麥價格也基本運行于托市價區域。由于市場小麥價格将持續回落,後期極有可能低于國家最低收購價水平,屆時河北小麥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也将啟動,目前該省正在積極做好啟動前的準備工作。

由于今年夏收市場壓力較大,加之小麥質量較好,預計國家最低收購價小麥收購量将高于上年。市場人士認為,在今年小麥産量可能創出曆史新高的背景下,市場化收購或将無力消化龐大的供應,今年托市收購将面臨一種不得不增的局面,最低收購價小麥收購量或回歸常年水平。

據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統計,截至7月5日,主産區小麥累計收購3053.4萬噸,同比增加595.2萬噸,小麥收購進度快于上年同期。其中,江蘇收購775.7萬噸,同比增加90.5萬噸;安徽收購567.2萬噸,同比增加289.8萬噸;河南收購621.3萬噸,同比增加93.5萬噸;山東收購481.8萬噸,同比增加69.3萬噸;湖北收購99.8萬噸,同比減少0.5萬噸;河北收購226.4萬噸,同比增加32.8萬噸。

截至7月5日,安徽累計收購小麥560多萬噸,其中最低收購價小麥近260萬噸,占總收購量的46%左右,而上年同期收購量不足15萬噸。

政策回歸初衷 “一托就漲”不再

今年新麥上市初期,小麥質量明顯好于往年,各地貿易商收購熱情較高。上市初期主産區各地農戶出售小麥價格在2200元/噸以上,華北地區大型面粉企業收購價在2360元/噸左右,但随着小麥上市批量增加,市場壓力逐步顯現。

按照以往經驗,國家最低收購價小麥收購預案一旦啟動,就基本把整個小麥市場的價格支撐起來。但從今年看,雖然小麥最低收購價預案啟動範圍不斷擴大,但帶動效應并不十分明顯,這說明國家政策已由“托市”向“托底”轉變,政策對市場價格形成的影響逐步減弱,往年夏收小麥市場“一托就漲”的現象已不複存在。

政策已由“托市”向“托底”轉變。近年來,國家小麥最低收購價不斷下調,政策設計的“托底”初衷逐步回歸,以往政策主導夏收市場的格局發生實質性改變。過去在國家小麥敞開托市收購的背景下,隻要收到糧,就意味着能賺到保管費,因此,很多收購企業會溢價進行收購,價格往往要比托市價格高一些,今年這種現象基本杜絕。

“精準托市”政策特征表現明顯。今年各地最低收購價小麥預案啟動時間較往年推遲,反映了國家強化市場化收購的導向。同時,今年預案啟動改變了以往預案一啟動就全面托市的方式,隻是在符合條件的地區分批啟動預案,托市有的放矢,精準度提高。

政策性收購質量标準把關嚴格。據了解,今年托市企業除了去年實施的食品衛生檢測外,部分地區對托市麥入庫把關相當嚴格,有的地方要求過兩遍篩,還有的要求過比重篩。由于市場化收購對小麥質量要求相對寬松,在價差不大的情況下,企業和經紀人多偏向于限制條件較小的市場銷售。

部分地區倉容仍顯得緊張。由于臨儲陳糧庫存高企,部分地區啟動收儲的庫點倉容有限。據了解,某省一地方糧庫托市收儲一周就滿倉了,糧庫門前排滿了長長的售糧車輛,導緻卸車十分困難,一般壓車至少要2至3天。

新麥整體向穩區域略顯差異

據了解,進入7月份以來,主産區新小麥收購價格整體趨穩,區域間價格走勢略顯差異。在托市收購已經啟動的南方麥區,市場受到托市收購的支撐,價格基本保持穩定。華北一些預案尚未啟動的地區,由于新麥上市以來價格持續偏弱運行,近期農戶和貿易商惜售心理松動,小麥上市量增加,市場壓力持續,局部小麥價格仍在穩中小幅回落。

當前,制粉企業容重770g/L、水分12.5%的新産普麥收購價:河北滄州1.11~1.12元/斤,山東菏澤1.12~1.14元/斤,河南新鄉1.125~1.135元/斤,陝西寶雞1.12~1.13元/斤,較上旬回落0.005~0.01元/斤;江蘇淮安1.12元/斤,安徽阜陽1.11~1.12元/斤,維持穩定。

近期,主産區優質小麥價格繼續追随普通小麥呈回落态勢。7月11日,優質小麥收購價:山東菏澤“濟南17”為2450元/噸,濰坊2430元/噸;河南鄭州“鄭麥366”為2400元/噸,新鄉2400元/噸;河北石家莊“藁優2018”為2410元/噸,衡水2390元/噸。上述價格均較上旬回落20~30元/噸。盡管近期優質小麥價格穩中小幅回落,但前期普通小麥價格跌幅更大,目前優普小麥之間的差價仍在160~180元/噸。

市場認為,今年小麥産量和質量雙增,尤其優質小麥增幅較大,加之優質小麥主要靠市場調節,新增供給能力較往年顯得偏重。不過也有市場人士認為,随着托市收購範圍不斷擴大,普通小麥價格将會逐步止跌趨穩,受此支撐,優質小麥價格也難有大的下跌空間。

麥市供給寬松價格區間運行

國家糧油信息中心7月份預計,2019年全國小麥産量13300萬噸,比上月上調100萬噸,比上年增加157萬噸。2019/2020年度我國小麥消費總量為12350萬噸,比上年度減少532萬噸。2019/2020年度全國小麥供求結餘量為1300萬噸,比上年度增加769萬噸。本年度國内小麥供需基本面寬松,決定了小麥價格缺乏明顯上漲行情的支撐。

自7月11日起,暫停2014年至2018年産最低收購價小麥競價銷售,目的是為了合理引導市場預期,鼓勵多元主體積極入市收購新麥。據統計,截至7月上旬,國家最低收購價小麥剩餘庫存量仍在7100萬噸左右,“去庫存”任務依然較大。盡管夏收期間暫停了小麥拍賣活動,但後期市場的潛在壓力預期依然存在。

由于市場對後市小麥價格看淡,今年夏收市場化收購相對謹慎,小麥收購對政策的依賴性提高。市場人士寄望于國家最低收購價小麥收購量的提高來減少後期市場的流通數量,進而提振小麥價格上行,這種預期恐怕并不現實。

據業内專家分析,随着各地最低收購價小麥收購預案啟動範圍的擴大,今年托市小麥收購将比上年增加。但從絕對數量來看,市場化收購仍然占據小麥市場的主導地位,市場化主導的大格局不會改變。

市場權威人士預計,後期小麥價格有望穩中回暖,但空間有限。小麥市場既有堅實的底部支撐,即托市價格的支撐,也有拍賣底價及成交價加各種費用構成的頂部壓制。用當前市場貿易商流行的一句話說就是:“小麥擡頭容易仰頭難。”上有頂、下有底,小麥價格将圍繞最低收購價小幅波動。沒有賠錢的理由,掙錢的依據也不足,見利即出應為上策。(來源:糧油市場報)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http://m.juhua885272.cn|http://wap.juhua885272.cn|http://www.juhua885272.cn||http://juhua885272.cn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http://m.juhua885272.cn|http://wap.juhua885272.cn|http://www.juhua885272.cn||http://juhua885272.cn